关于信的名人轶事【中外名人逸闻】

  怀素秃笔成家      唐朝书法家怀素虽入青门为僧,然性情奔放,不忌酒,酒酣兴发,每于酒后挥毫,飞动圆转如骤雨旋风,虽变更无常而法式具有,先人称之为“狂草”。

  怀素在书法艺术上的极高成就并不是得天独厚,而是在于自身的勤奋刻苦。他年轻时就热爱书法,但寺院本清寒之所,靠人恩赐度日,哪有钱买纸?因而就在寺里的墙壁上练起字来,满墙墨迹难以下笔时,又在衣裳器皿上写。他曾制作了一只大年夜木盘,一块吝啬板,夙夜早晚练字;写了擦去,擦了又写,经切切次重复,竟使盘板皆穿!

  为了能常有练字的“纸”,怀素冥思苦想,想出了一个方法。他在桑梓及寺前寺后种了上万棵芭蕉,摘叶以供挥洒,老的用去,新的又生,真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逐日五更鸡啼,怀素即临窗挥毫;天黑以后,又在长明灯下伏案疾书。笔头写秃了,拔上去抛弃墙角,换上新的再写。年复一年,秃笔头越积越多,成了一个高高的“笔冢”!

  欧阳询不美观古碑

  欧阳询是唐初声实茂著的书法家,是“率更体”草书的发明者,其字骨气劲峭,法式严整,深得行家推许。

  欧阳询不只励志勤奋,而且谦虚好学,善于吸取他人的长处。据《书林纪事》记录,一日:欧阳询远道访友,骑马逐渐而行,忽见道旁有一古碑,下面雕刻的字笔力微弱,气概宏伟,本来是西晋书法家索靖书写的碑文。他立刻勒住缰绳,俯首细看,暗暗叫绝。过了好久,刚才离去。

  刚走了百步之远,欧阳询又前去碑前,翻身跳下马来,俯首弯腰再度仔细观赏,过午时,犹不忍离去。他因站立太久,甚感疲乏,遂铺下皮衣,席地而坐,一边琢磨碑文的字形笔法,一边以手指划土,仔细临摹起来。不知不觉红日西沉,群鸟归林,欧阳询正学得兴起,索兴和衣而睡,露宿碑下,第二每天刚亮,又继续临摹。就如许连续过了三天,直至对索靖的笔法应用自若,刚才欣喜而归。

  王羲之与“墨池”

  “书圣”王羲之4、五岁就末尾练字,七岁时拜女书法家卫夫报答师。大年夜有提高。当他据说东汉书法家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的事迹后,感动不已,决计以张芝为典范,并矢志超越晚辈名家。

  尔后,王羲之每天练字,不管是汗出如浆的盛夏严冬,照样滴水成冰的穷冬尾月,从不连续;日复一日,不知写去了若干墨水,写秃了若干笔头。即使走路时,仍琢磨字的结构架式,嘴里默念“横、撇、竖、勾”,手指随之在衣衿上比划,天永日久,每件衣服上均划开了道道口儿。

  因为王羲之专心练字,常把吃饭都忘了。一日子夜,书童给他端来蒸馍蒜泥,他只顾挥毫,连头也不抬。后经不住书童催促再三,便以左手摸了一个馍,右手仍在濡墨运笔,因此错把墨汁当蒜泥,蘸了就往嘴里塞,弄得满嘴乌黑,还连说“滋味真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