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帝王驭人术

  一 : 败了一代帝王,成了千古词人

  

  败了一代帝王,成了千古词人

  ——李煜

  浪漫主义诗人李白让我们见到了一幅幅山河秀丽,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让我们见到了一幕幕人间心酸,豪放派诗人苏轼让我们视野广阔,那李煜呢?

  早期的绮丽柔靡让李煜醉生梦死,词风不脱‘花间’习性,如: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这首词充满柔靡和绮丽,但又不难体会到自然而率真,这种蹑手蹑脚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神态和一次爱个够的心理,率真、传神,这点与花间派有很大不同。

  又如: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这首词语句清新自然,表达了对远离家乡的亲人无限怀念,让人心生共鸣。

  后期李煜由一国之君沦为阶下囚,终日以泪洗面,触目生悲,创作出大量的离别、怀旧伤今、抒发亡国之痛。

  如: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咏的是《相见欢》,叹的却是离愁。诗词中写到离愁,借助于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化抽象为具体,写愁之深,如李白《远别离》:“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离苦”;写愁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只恐双溪柞猛舟,载不动许多愁”;写愁之多,如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写愁之长,如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仗,缘愁似个长”。而这首词则是写愁之味:“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到底是何滋味,词中并未点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又如: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雨声惊梦,晓寒袭人,梦里欢聚,醒后倍感身处异地的冷落,江山万里,如今家国何在?梦中人今世永难见,往日欢乐如同落花流水,一去不返;今昔相比,真有天上人间之别了。

  李煜词前期和后期的变化是和他的政治遭遇、生活状况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前期荒淫无道的宫廷生活使他的词柔靡绮丽;后期的卑躬屈膝、寄人篱下的亡国之君的软禁生活使他能够透过世俗看到人生的深远意境,而后从心底萌发了对人生的无奈与感叹,那些无奈和感叹记录着他的欢乐,倾诉着他的悲哀,是最真实感情的自然流露。